1. 首页 > 手游攻略

洛克王国幽灵贝博 洛克王国幽灵宝宝厉害吗

期待您点击关注!带您读杜甫夔州诗歌,看唐时奉节风物,观杜甫日常生活,感诗人心路历程!

田承嗣画像

安史之乱中的田承嗣

田承嗣(705—779年),平州卢龙(今河北省卢龙县)人,骁勇善战,安东副都护田守义之子。禄山反,与张忠志(即李宝臣)为贼前驱,攻陷洛阳。一日大雪,禄山巡查诸营,至其营,若无人,已而全营穿上甲胄列队完毕,阅所籍,不缺一人,禄山赞其治军严整,命守颍川(今河南禹州)。公元755年,承嗣围南阳数月,鲁炅突围而出,承嗣不克襄阳而返。十月,郭子仪收复洛阳,承嗣以颍川降。安庆绪退守相州,承嗣复叛,自颍川与蔡希德、武令榔合兵六万,安庆绪声势复振。

安禄山对田承嗣青眼有加

公元759年,史思明兴兵南下,田承嗣为先锋再陷洛阳,拜魏州刺史,次年,田承嗣将兵五千转掠淮西各州,公元761年十一月,田承嗣率军四万与史朝义会和,被仆固瑒击溃,公元762年,随史朝义退守莫州(今河北任丘),次年春,田承嗣欺骗史朝义曰:“不如身将骁锐还幽州,携李怀仙之兵五万还战,声势外张,胜可万全。臣请坚守,虽瑒之强,不易下。”朝义从之,夜以骑五千出,临行,史朝义握承嗣手,以阖门百口、母老子稚、存亡为托,承嗣假意顿首流涕。第二日,田承嗣即以全军降仆固瑒,将史朝义家眷送仆固瑒营中,仆固瑒惟恐生变欲杀承嗣,以重金贿得免,其狡诈若此。

仆固怀恩,后居然引诱回纥,吐蕃欲寇长安

虽曰藩臣,实无臣节

安史之乱平定后,仆固怀恩欲养寇自重,举荐四降将,代宗授田承嗣为检校户部尚书、郑州刺史,迁魏州刺史、贝博沧瀛等州防御使,旋迁魏博节度使。承嗣不习教义,深沉猜忌唯好勇武,虽阳受朝廷旨意,而阴图自固,其重加税赋,修缮兵甲,统计户口,老弱从事耕稼,丁壮征役从军,故数年之间,其众十万,又选其魁伟强力者万人以自卫,仿安禄山之亲兵曳落河称之为衙兵,自任自专,虽曰藩臣,实无臣节。公元773年,田承嗣为安史父子建祠堂,谓之四圣,求任宰相,上令内侍孙知古因奉使讽令毁之。是年十月,拜为检校左仆射、守太尉、同平章事,封雁门郡王,旋升魏州为大都督府,命田承嗣为长史,以永乐公主下嫁其子田华结固其心,然田承嗣生性凶顽,每对使者言多不逊。

薛崿,薛仁贵的孙子,曾参与安史叛乱,为史思明亲信

河北大战

公元775年,承嗣诱昭义兵马使裴志清逐相卫留后薛崿,率部归魏博,承嗣阴使盗暗杀卫州刺史薛雄、屠其门,占据相卫四州,自任官吏,精兵良马奚归魏州。同年四月,帝贬田承嗣为永州刺史,命李宝臣、李正己与河东节度使薛兼训、幽州节度使朱滔、昭义节度使李承昭、淮西节度使李忠臣、永平军节度使李勉、汴宋节度使田神玉八位节度使派兵前往魏博,征讨田承嗣,承嗣部将霍荣国以磁州(今河北磁县)降,李正己攻占德州,李忠臣统步骑四万围困卫州,六月,承嗣遣其将裴志清等攻冀州(今河北冀县),志清以其众降李宝臣,承嗣自将围冀州,为李宝臣击败,承嗣烧辎重而遁。

八月,承嗣以诸道兵四合,部将多叛而惧,表面遣使奉表归降,阴遣其将卢子期寇磁州,九月,李宝臣与李正己围困贝州(今河北清河),因李正己军队赏赐较薄,担心哗变,自行退军,李宝臣与朱滔合围沧州,十月,卢子期攻磁州,城几陷,李宝臣与昭义留后李承昭共救之,大破子期于清水,擒子期至京师,斩之。河南诸将又大破承嗣侄田悦于陈留。

河朔三镇示意图

卑辞李正己,解除南顾之忧

田承嗣惧而用计。开始时,李正己遣使至魏州,承嗣囚之,于是,礼而遣之,将境内户口、甲兵、谷帛之账册给使者,说:“承嗣今年八十有六,溘死无日,诸子不肖,悦亦孱弱,凡今日所有,为公守耳,岂敢让您劳师兴兵?”又让使者立于廷,跪拜于李正己使者之前,亲自奉上书信与账册,再画李正己之像,每日焚香祈祷。正己悦,于是按兵不动,承嗣再无南顾之忧,是年,田承嗣70岁,其能屈能伸、胡言乱语之本领天下莫敌,奸诈虚伪之状世上无双。

京剧脸谱中的田承嗣

忽悠李宝臣,离间成德幽州

承嗣遂专意北方,用计挑动李宝臣攻朱滔于瓦桥,其先埋石于范阳境内,上书“二帝同功势万全,将田为侣入幽燕。”待宝臣得道图谶后,继之派人游说“公与朱滔共取沧州,得之,则地归朝廷,您一无所得。如果公能饶恕承嗣之罪,请以沧州归公,而且仍旧愿意跟随公取范阳以自效。公以精骑前驱,承嗣以步卒继之,无不可也。”李宝臣大喜,阴拟袭杀朱滔。

宝臣假装对朱滔使者曰:“吾闻朱公貌若神,愿绘而观可乎?”朱滔不疑有他,以图示之,宝臣置图射堂,大会诸将,熟视曰:“真是神人也!”一日,宝臣密选精卒二千,夜驰三百里欲劫滔,戒曰:“取彼貌如射堂者。”时二军和睦,忽闻变,滔大骇,战瓦桥,败,乔装打扮后得脱,宝臣擒相貌似朱滔者以归承嗣,承嗣闻幽、恒兵交,即引军南还,使人谢宝臣曰:“河内方有警,未暇从公。石谶,我和您开玩笑呢!”宝臣羞惭而还,魏博之危遂解,田承嗣纵横捭阖,众人皆为棋子,被其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李宝臣碑,位于河北省正定县解放街西侧

开藩镇世袭先例

后,田承嗣又开始表演,两次上表,请求入朝。公元776年,代宗赦承嗣之罪,恢复官爵,一切不问,准其入朝,田承嗣赏赐照单全收,朝终不入。是年七月,承嗣入侵滑州(今河南滑县),击败李勉。八月,汴宋留后李灵曜作乱,承嗣助之,田悦先胜后败,只身逃回魏州。公元777年,因田承嗣不肯入朝,又助李灵曜叛乱,代宗下诏征讨,承嗣又假意上表谢罪,上赦之并免其入朝,时田承嗣占据魏博相卫洺贝澶七州,拥兵五万,阳奉阴违,上亦无如之何。公元779年,卒,追赠太保,侄田悦为魏博留后,开藩镇世袭先例。

唐穆宗李恒

田氏一族

田悦参与二帝四王之乱(公元781年正月~786年四月,亦称朱李之乱,历时5年4个月,是唐朝安史之乱后的第二次大规模叛乱),公元784年,田承嗣子田绪杀田悦,归附朝廷,授魏博节度使,德宗以嘉诚公主(代宗女)妻田绪,公元796年,田绪暴卒,少子田季安袭位,季安生性奢侈、残忍好杀。公元812年,田季安暴死,大权落入家僮蒋士则之手,诸将愤怒,拥立田承嗣侄田弘正为留后。

朱泚,二帝四王之乱的主角之一

田弘正放弃割据,归顺朝廷,为宪宗平定淄青、成德、淮西立下大功,是元和中兴的关键人物,公元820年,田弘正调成德军节度使,名将李愬接任,次年,田弘正被成德军兵马使王庭凑所害,时李愬有疾,不能领军,以田弘正子田布为魏博节度使,率军讨伐王庭凑,时大雪,粮秣不足,军不得进,中军都知兵马使史宪诚煽动诸军回镇,田布见军心不为自己所用,辜负天子信任,不敢苟活,于父亲田弘正灵柩前抽刀自刺曰“上谢君父,下示三军。”穆宗为之废朝三日,此后,魏博节度使与田氏一族再无关系

呜呼,不意老奸巨猾、凶顽反覆之徒田承嗣有如此刚烈赤心、忠孝两全之族人

点关注明天看下一篇

文章内容转载请标注出处,图片来源网络侵删